GoodbyePluto

醉卧红尘吃双黄

#深夜动物幼儿园

一只小奶豹配着和弦嗷嗷
和弦带着甜味像是水蜜桃
甜味碰破了小羊的瞌睡泡
小羊半梦半醒间愤愤吐槽
“小奶豹这个水蜜桃”🎈

记一个梦


游泳课发现没带泳镜于是去体育馆小卖部打算买个新的 可是小卖部阿姨又半天不来给我刷卡 让我穿着泳衣等了一整节课 下节课的学生都来了 又羞又气让我想起了上一次 第一次没带泳镜的时候
也是被晾了一节课 跳完操的学生大批涌进小卖部 却突然被隔壁一直空着的活动室里传出的音乐吸引 happy这首歌难免让人心生熟悉想一探究竟 那个当初设计师有毛病导致活动室空置的台子上 你跳舞的样子我一辈子都没办法忘记
人数堆积太多 段长进来赶人回教室 却也被你的舞蹈惊艳 教导主任此后允许了你在那里跳舞 但附加了让你教我们跳舞的条件 我大概从来没这么支持过教导主任的决定吧
你教我们的那个舞 简单 却总是很难跳的像你一样好看 总觉得自己跟跳大神一样 大家一起跳就像僵尸围城
后来你工作变得忙了 就不怎么来学校了

我很想你啊 我突然就很想你了 然后我就做了一个梦

我梦见你回来了 那个半大不小的活动室又响起了音乐声 好多小学妹去看 回教室的路上还能听到她们讨论 说你跳舞很帅 说你长得好看 说你头发小炸毛特别可爱 说你睫毛长长显得人很软 你被越来越多人喜欢了 我很开心 也有点小骄傲 你这块宝我早就发现了 谁都没有我喜欢你喜欢的久
此时的学校已经有了新的舞团 他们跳的也很帅 台风十二子的迷妹不在少数 他们都视你为前辈 你回来了他们邀请你到新开舞蹈教室参观 你为舞社成员跳了一支舞 而后又被怂恿着教舞 还是当年的那首 教了两遍 大家都还记不下动作 只有我记得 我一直都记得 即使台风十二子也没法一下子跳好 当初跟着你学的学生中最出色的 也只有刘一麟和罗庭信罢了 而他们已经走了

我太想念你啦 所以被闹钟吵醒了还在恍惚 还想着你曾经教我的第一支舞 逐渐清醒才发觉 自己不过是做了个梦中想念你的梦

黄boss和他的保洁小妹不是很想说的故事


* 万万没想到还能有的C2




“不去,我今天工作餐就是宫保鸡丁。”大妹子把拖把干净利落往清洁桶里一插,潇洒一甩头,推着车就要往外走。

“诶诶诶,别走啊。你可是我的救命恩人,不请你一顿怎么行。”黄其淋开启自动跟随模式。

“本姑娘身为共产主义接班人,自然要弘扬实践雷锋精神,做好事不求回报。”低头看看胸前的红领巾都更加鲜艳了呢!噢没有红领巾,只能看到鞋面。

“敢情您叫红领巾?”

“行改名坐不改姓,在下叶良辰。”说着又是一个叶氏甩头。

“原来是良辰兄。”其淋一个抱拳。

“你要没事儿你就去吃溜溜梅,别打扰我吃饭。”小叶同学一屁股坐在休息室的小板凳上准备吃她的工作餐。

“你这破盒饭有啥好吃的。”说着抢过了盒饭随便扒拉了几口宫保鸡丁,囫囵咽了,把盒饭往小叶面前一放,拍拍手,说“好啦你现在没饭吃了,跟我去吃小面呗?还是你更喜欢吃火锅?”

叶式目瞪口呆转换excuse me.gif“不是,你干嘛一定要请我吃饭呢?”

“撩你。”其淋双手撑着小矮桌对小叶同学使出了一记挑眉+wink绝杀,叠加下垂衣领间似露非露的锁骨double kill。

“呵呵呵,您真是上至九十下至九岁毫不留手。”这是面上的小叶。

“靠竟然被撩到了妈呀人老了经不起这么撩啊啊啊这孩子咋这要命呢!”这是真实的小叶。

“呕——”黄·耍帅·其淋遭遇人生最大滑铁卢。

“噫……你被自己撩恶心了?”传说中帅不过三秒也不用这么拼吧。

“你那宫保鸡丁绝对有毒!我先去个厕所!” 其淋左手捂嘴,右手捂肚,一个慢不下来的动作奔向厕所。

“我靠!我刚扫完厕所你又去?诶你别吐坑外面了啊!”小叶跟着黄其淋跑向厕所。

在经受了黄其淋几番呕吐声轰炸,小叶觉得自己都要呕酸水了。

“喂,你还好吧?”不正经叶也不禁正经地担心起来,万一要去医院怎么办,钱包里那点钱连路边算命的都看不起啊。

“应该没事了。”黄其淋抹了抹嘴角,按了冲水钮。

“等等,这声音哪里不对。”小叶心想,“怎么低沉了一点,好像还有点哑,不会把嗓子呕坏了吧?完了完了,黄boss的嗓子是天价吧!不知道公司有没有上保险啊啊啊!”

然而,走出厕所门的黄boss才真正把保洁小妹叶惊得外焦里嫩。

这一米八的大高个是谁?看这张脸明明就是成年版的黄其淋。衣服还是之前那件纯白印花T,就是从宽松变得有点贴身,黑色紧身裤好像……更紧了,某个不可描述的部位似乎好像大约就是肯定非常有点明显。

“这个世界玄幻了。”脸红得快变成一片红叶的小叶同学心里想。




* 下一回still看命

黄boss和他的保洁小妹不是很想说的故事


* 送给一片叶子
* 某叶自己选的topic就要自己负责这有味道的故事
* 走过路过大家最好错过



黄其淋现在感觉很糟糕。

不是普通的糟糕,是经历过特别爽的事情之后突然来一个噩耗的那种糟糕。

比如,憋了半天的小肚子在下课飞速冲向厕所后终于得到释放结果发现mmp没带纸。

好的没有别的例子了。

这就是黄·boss·其淋悲惨的现状。

黄其淋现在蹲在马桶上思考人生。在大家谢谢老师老师再见走走走回家吃饭之后,自己究竟是提起裤子走人还是提起裤子走人。

然后他听见了天籁——有人推开厕所门的咔哒声。

“诶诶诶兄弟你带纸了吗?人有失足马有失蹄谁没有个大号忘带纸的时候。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我在从左往右数第二间等待您的救援。”来自黄·没错背台词我就是黄18·其淋客户端。

“啥玩意儿这么长一串,你直接说你要厕纸不就完了。”

说着门下递来一圈崭新的厕纸。

黄其淋一边感激涕零地接过厕纸,一边开启了八卦小天线。心想,唉呀妈呀,这大兄弟东北腔啊,我们公司不多见。又一想,唉呀妈呀,这大兄弟咋还是娘们唧唧的东北腔呢?

推开门,一位长发飘飘衣袂飘飘就差人没飘飘的女子,立于洗手台前。

“唉呀妈呀,大妹子,你嘎哈玩意儿呢?这里是男厕所。”

“我直道啊。”

“那你咋还待遮儿不走捏?”

“我这不打扫卫生呢嘛,你瞎啊。”

哦哟,这大妹子第二次怼我了,好清纯好不做作和外面那些妖艳贱货好不一样。

“保洁阿姨你咋变年轻了呢。”

“滚犊子,谁是你保洁阿姨。你保洁阿姨去看国产第一天团演唱会了让我给她顶个班。”

“信息量有点大,一时不知道吐槽哪点好。”

“你闲着没事干别搁这儿站着,挡着我扫厕所。”

“大妹子,你说我们相逢即是缘,不如去楼下一起吃个宫保鸡丁如何?”



* 预知后事如何,看命。

关于一片菜叶的故事


* 上升正主我上正主
* 短小


“千玺啊,宿舍有牙签吗?”

“好像没有,怎么了?”

“我菜卡后牙缝了,怎么弄都弄不出来,难受死我了。”

王俊凯呲着他那虎牙,整张脸拧着,(详情参照疯狂的麦咭第二季花絮),卡了牙的大猫估计就这样吧。

“来,我看看。”

王俊凯顺从地张开了嘴。

嘴唇被王俊凯自己舔得水水的,舌头还不安分地乱动,老是想舔菜卡着的地方。

绕是千玺本来只是正直地想看看菜卡哪儿了都被带偏了心思。

“我帮你。”便俯身对着嘴凑了过去。

王俊凯还没反应过来,下意识推拒着把千玺往出顶,千玺的舌头却绕着舌根吮,吮得王俊凯舌头发麻,没了力气。才沿着后牙细细舔弄,在呼吸不及前退了出来,离开前不忘了咬一口他唇上的软肉。

“易烊千玺你突然发什么情呢!”

千玺用食指沾了舌尖的菜叶,嫌弃地往王俊凯眼前一凑,“你的菜叶,还给你。”



* 来自于一个看小天使直播说要去剔牙以及自己菜卡牙缝死活弄不出来的单身girl的脑洞
* 不要强求一个多年没接过吻的人把吻戏写的多好
* 我没看过猪跑

那个喜欢粉红色的烊烊去哪里了??

两个超级甜的小喵咪嗷(*๓´╰╯`๓)♡


2016 新的一年也一起充满爱的走下去吧♡

爱你们哟(ฅ>ω<*ฅ)

我们从未不认识



C1


战事纷乱,久雪未霁。


荒凉山野间,两道瘦弱的身影,相互扶持前行。


跌跌撞撞,较矮的身影突然倒下。


“千玺!千玺你再撑一会,我们马上就要到达村庄了!”似乎是兄长的一方不住摇晃千玺瘦弱的身躯,想让他保持清醒。


“我……真的……走……走不动了……我……好累……好饿……”千玺的声音微弱又不住颤抖,让人着实心疼。


“再坚持一下!马上就到了!来!我背你!”朋友说罢便俯身想扶千玺起身,却也使不出多大气力。


天气的严寒和多日的饥饿,两个孩子承受能力似乎已到达了极点。


“不……不用了……小凯……你……留着……力气……走到村庄吧……不要……管我了……”千玺虚弱地抬手,想推开身旁的人,却又无力落下。


“不!说好了好兄弟同甘苦共患难的!我怎能弃你不顾!”王俊凯神情坚毅答到。


无奈,此番激昂陈词却再无回应。














----------------------------------------------------------








“喂……喂……你还好吗……”


眉头轻蹙,少年睁眸。


雪花飘洒,落在地上,也落在眼前人柔软的青丝上。


眼前人一袭白衣出尘,面容是自己熟悉的模样,却又觉得处处不同。


“你醒了?”眼前少年眉头舒展开来,眸中透着关切。


千玺皱眉,回忆,自己是倒在山林之中,而这里……皆是自己未曾见识过的景象。


“我这是在哪?”千玺喉结微动,轻声询问。


“我家小区楼下。你就倒在这里,好吓人的。还好你醒过来了。”少年表情过于灵动活泼,让千玺有些犹豫。


“王俊凯?”


“嗯?你知道我名字?”少年表情有些诧异。


“你不认识我?”王俊凯的反应让千玺略感意外。


“我认识你吗?”王俊凯表情茫然,不像是在开玩笑。


“呃。”千玺意识到事情有些蹊跷,但是也摸不清楚现状。


“那你叫什么名字?”俊凯脸上有种你知道我名字我都不知道你名字的不甘,让千玺忍不住莞尔。


“易烊千玺。”


“易——烊——千——玺——”俊凯把音念的顿挫,“哈哈,你的名字真有趣。你是姓易烊吗?”


“我姓易。”千玺有点无奈。


“那我要叫你烊千玺?”俊凯露出虎牙,笑得狡黠。


“叫我千玺便好。”千玺还是认真的回答。


“你为什么会晕在这里?”俊凯终于问出了他最想问的问题。


“我也不知道。”千玺垂下眼眸。这里是他完全不熟悉的地方,让他略感害怕。


“你家在哪?”俊凯追问。


“我……无家可归。”是啊,无论在哪,都已是无家可归了。


“啊,不好意思。”俊凯看到千玺落寞的神情,感到抱歉,心底却浮上一个念头。


“无妨。”


“那你和我一起住吧!”俊凯像是在内心下定决心似的,说完还重重的点了点头。














*想把这篇捡回来 希望我能坚持写下去